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筱筱悠然的博客

用镜头记录生活的点滴

 
 
 

日志

 
 

留苏岁月 学成回国  

2015-09-13 21:57:28|  分类: 情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少梅回忆录:从济南出发                   

     (作于 1999~2006)

                 

             第五节  留苏岁月   学成回国 

 

      1955年夏我在济南十五中高中毕业,经过全国统一考试和政审,考入北京俄语学院留苏预备部,这一年我23岁。 

    我操着一口山东话,如何进北京?只能突击学习普通话,并从赴京火车启动那一刻起,不再说山东话,而说起了四不像的普通话,同车赴京的同学听了之后眉来眼去,赶紧用手遮上嘴巴,好歹没笑出声来。 

  在俄语学院,我们主学俄语,也学政治(中苏党史),每天锻炼身体。由于我的俄语基础好,经考试被编入80班(当时的最高班)。1956年6月,我父亲曾借赴京参加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召开的民族教育会议的机会,冒雨到俄语学院看我,给我以关怀和帮助。结业前,我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5年国庆节,北京举行国庆检阅和群众游行,我和其他一些同学被指定在天安门城楼前当“标兵”,游行队伍高举红旗,高呼口号,从我们身边源源不断地通过,接受毛主席、朱总司令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1956年8月,上千名中国留学生乘坐专列,背负着人民的期望,启程前往苏联。在火车上,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观赏着祖国的广阔田野和正在建设中的城镇和乡村。进入苏联境内,我们在伊尔库茨克休息了半天,到一个公园游览,我和几个同学打起了秋千。经过一周的长途旅行,我们终于到达莫斯科,参观了红场,瞻仰了列宁斯大林陵墓;当时批判斯大林的苏共二十大刚刚开过,我们瞻仰斯大林遗容时心情特别复杂。在莫斯科,大使馆正式公布了每人的具体去向,我被分配在乌克兰首都基辅КИЕΒ),学校是基辅工学院(КПИ),电机系,专业是“自动学与远动学Автоматика и Телемеханика),当时属于保密专业。

 基辅是二次大战后重新建设起来的美丽山城,建筑新颖,街道宽广,第聂泊河就从城郊的山下流过。到了基辅工学院,我们和苏联同学同住在一座宿舍楼,混编在同一个班,一起学习、生活。初来乍到,眼前一片陌生,一切都要从头学起。与苏联人接触,说话经常出错,闹了不少笑话,例如到商店买方块糖,将1公斤说成1公里;见苏联人长着大鼻子,无意中说他们“鼻子大”(非文明用语);宿舍的管理员看上去挺凶的样子,我们叫他“国民党”(管理员КОМИНДАНТ之谐音);有时为了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而需要辅之以比手划脚的动作。所以,我们必须继续学俄语,练口语,还要提高阅读能力。

    我们班的基础课有高等数学、普通物理、普通化学、制图、立体几何等,专业课有控制理论、遥控遥测、测量装置、工业电子学、脉冲技术、计算机原理、半导体技术、概率论、仪器制造、金属工艺学等,另外还有实验课和俄语课。我们的学习非常紧张,读俄语书本很吃力,天天晚上学到深夜。我的俄语基础稍好,所以开始阶段能主动帮助较困难的同学。中国同学都非常用功,理论掌握得好,考试成绩好,绝大多数都是5分,如果考个4分,就会自责不已;苏联同学学得灵活,兴趣广泛,动手能力强,不追求高分,比较调皮,考试时有人会相互打手势,递条子,能够考及格对他们来说已是心满意足。外国留学生中,还有来自越南、朝鲜、蒙古和东欧国家的,他们里面有用功的,也有调皮的。我本人也有“调皮”之举,例如制图课老师布置我们用鸭嘴笔画几十个箭头,练习基本功,我为了图省事,用木条刻了一个箭头,像盖图章一样,沾着墨汁,在制图纸上一连串就盖了许多箭头,稍加“优化”,很快就完成了“作业”。 

我们的系主任叫格列宾,是一位犹太老头,待人和蔼可亲,他教我们“遥测”课,思路明确,条理清楚,听他的课就像是一种享受。我们一、二年级的时候还有俄语课,由一位女教师教我们阅读和口语,结合文章讲语法。立体几何老师讲课相当精彩,启发式教学,同学们精神都很集中,因为他不时会提出问题让大家回答。苏联的教授们一般都很朴素,没有架子,课间休息的时候,与吸烟的学生在教室门外一块吸烟,一起聊天。

 生活方面,我们的一日三餐比较简单,早上在宿舍喝牛奶,吃面包;中午在校办食堂,排队买饭,包括西红柿白菜汤,肉饼配以土豆泥或空心面,最后是甜食,面包摆在餐桌上,是免费的;晚上在宿舍楼公用厨房自己做饭,黄油煎香肠、土豆和洋葱,下冰冻饺子或空心面等,营养有保证。食堂管理很科学,严格计算食品的卡路里和维生素,保证就餐者的营养。

   出国后很想家,每个月都会写一封家信,父母每个月也回一封信。有一次母亲来信说,父亲工作很忙,但当黄河发了大水,政府组织群众修坝治黄的时候,他还是骑着自行车到黄河边,和同志们一起参加抗洪斗争。母亲还说,父亲对我在国外的学习生活很关切,不知道我能不能适应。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让父母和妹妹们放心,我写了一首诗寄回国内:

 

                              基辅工学院有一个青年

 

                              基辅工学院有一个青年,

                              时常想念自己的家乡,

                              想念天真活泼的妹妹,

                              想念慈祥勤劳的爹娘。

 

                              每天早上,太阳刚刚升起,

                              青年穿上那漂亮的西装,

                              慢慢地打开雪白的纱窗,

                              站着,微笑着,目不转睛地了望。

 

                              他望的不是山半腰飞奔的火车,

                              也不是山顶上林立的楼房,

                              也不是第聂泊河上飘动的轮船,

                              他望的是遥远遥远的东南方。

 

                              他望着那遥远的东南方,

                              那儿是他可爱的家乡,

                              那儿有他种的西瓜和向日葵,

                              那儿住着他亲爱的爹娘。

 

                              他望着那遥远的东南方,

                              回忆着与亲人告别的那天晚上,

                              回忆着亲人们嘱咐的那些话语,

                              回忆着,回忆着,他浑身充满着力量。

 

                              青年骄傲地耸了耸肩膀,

                              转身看了看“和平颂”画和毛主席画像,

                              手提书包,好像战士握着刀枪,

                              向教室跑去,好像战士奔向战场。

 

 1957年夏天,在莫斯科举办了世界青年联欢节,我有幸代表基辅工学院的中国留学生前往参加,第一次见到那么多肤色各异、操着不同语言的各国青年欢聚在一 起,心里格外高兴。参加联欢节之后,我用俄语创作了一首诗“前面就是莫斯科”:ВПЕРЕДИ МОСКВА,描述了我赴莫斯科参加联欢节的喜悦心情和美好憧憬,表达了对世界和平的渴望和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后来这首诗被刊登在基辅工学院的校报上(见第四部分)。

 我们学的专业“自动学与远动学”涉及工业自动化,管理科学化,实验室现代化,仪器仪表智能化,航空航天器自动控制等重要领域的发展,是当代最受重视的学科之一。从1957年开始,现代控制理论的发展已经初露端倪,自适应控制、最优控制、智能控制、大系统理论等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和发展前景。苏联学者索洛多夫尼科夫的《自动控制理论基础》是我们必读的专著之一;乌克兰控制论专家伊瓦赫年科也常为我们上课,重点讲解他的著作《控制论》Кибернетика),他对我国科学家钱学森的巨著《工程控制论》极为推崇与赞赏。我经常在苏联杂志《自动学与远动学》上阅读宋健老师的文章,那都是他当时在莫斯科攻读博士学位时的研究成果。

 学习之余,我大量背诵俄语诗,例如普希金的“金鱼的故事”,马雅可夫斯基的“好”等,学唱了不少俄语歌曲,例如“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三套车”、“喀秋莎”及乌克兰民歌等,我还经常用俄文写诗,在晚会上朗诵,在校刊上发表。这些对于提高俄语水平很有帮助。为了劳逸结合,我还学着弹奏俄国七弦琴(吉他),边弹边唱,曾到基辅电视台表演过。听说德语与俄语有许多相似之处,所以我参加了德语学习班,掌握了德语的一些基本知识。有一段时间我还担任了本校中国留学生学生会的工作,每逢我国国庆节,苏方举行庆祝会,我代表中国留学生上台讲话。

 旅游是放松休闲和观赏大自然的良好方式,利用假期我们先后到莫斯科、列宁格勒、哈尔科夫、敖德萨等地旅游,还到集体农庄参观作客,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文化底蕴、美丽的大地风光和人们对我们的友好态度,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1958年我和同学到黑海边的敖德萨休假,有生以来第一次乘坐了飞机(伊尔18),在黑海第一次乘了快艇,与同学一起在黑海游泳。1960年夏天,我和女友即现在的妻子周顺昌与刚到莫斯科留学的大妹少林和她的男友连环雄会面,在莫斯科红场合影留念。冬天我们学着滑雪滑冰。       

留苏岁月   学成回国 - 筱筱悠然 - 筱筱悠然的博客

     本人主持座谈会,顺昌向苏联同学赠送纪念章 
                 留苏岁月   学成回国 - 筱筱悠然 - 筱筱悠然的博客

                      莫斯科红场合影

 1958年到1959年,朱德、彭德怀、叶剑英三位元帅和粟裕大将先后访问了基辅,他们接见了我们并合影留念。当时正值国内大跃进年代,彭德怀元帅提醒我们“可不要头脑发热啊!”只是我们当时并没有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也无法预料他后来受到的不公正批判。 

 留苏岁月   学成回国 - 筱筱悠然 - 筱筱悠然的博客

      在我们留学苏联五年期间,国内外发生了一系列重大事件,我们按照使馆的安排,不断进行了学习。首先是1956年9月召开了党的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根据1956年4月毛主席《论十大关系》阐述的思想,制订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八大路线”;1957年2月毛主席作了《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报告,总的精神就是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

 然而,1957年6月,在号召人们帮助党整风,提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之后,却在全国开展了一场“反右派斗争”,不少热心帮助党整风的人士遭到了不公正的批判。

 1957年11月毛主席出席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莫斯科首脑会议,并在莫斯科对中国留学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好象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毛主席的这段肺腑之言,教育、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青年。

 鉴于当时国内外局势的发展,为了尽快改变贫穷落后的局面,尽快提高全国人民的生活水平,1958年党中央在全国发起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群众运动,大干快上,超英赶美,在党内存在不同意见的情况下,没有及时纠正违背客观规律、弄虚作假、强迫命令等错误倾向,结果造成了重大的损失,再加上苏联大国沙文主义领导集团撕毁合同,撤回专家,以及连续三年发生了严重的自然灾害,致使我国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遭到了严重的困难。

 1960年中苏关系恶化后,苏方传达内部文件,校方对中国留学生的态度突然发生了变化。在与苏方打交道的过程中,我们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但是我们没有屈服,而一般的苏联同学对我们依然比较友好。

   1960年暑假期间,全体中国留学生奉命回国,参加政治学习。在人民大会堂,朱德元帅接见了我们,周恩来总理向我们发表了重要讲话,陈毅副总理兼外长为我们作了报告。通过这次学习,使我们认清了形势,明确了责任,激发了爱国热情。当我们了解到1959年建国十周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到北京参加我国国庆大典后要立即回国,毛主席请他晚宴后再走,他扔下一句“我没带粮票”便扬长而去时,同学们心中燃烧起愤怒的烈火,纷纷表示,中国人民决不屈服于任何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无论它们来自何方!

 1961年7月,经过五年的紧张学习和毕业设计,我们均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学校按照当时欧洲的惯例,给我们颁发了“工程师证书”,相当于硕士学位。我的毕业论文题目是“计算机控制系统方案设计及实现方法”。当我们即将离开基辅时,许多老师和同学到车站为我们送行,惜别之情溢于言表(见照片)。回国后,这些由国家花大量资金培养出来的留学生均被安排在重要单位,肩负着建设祖国的重任,在各条战线的不同岗位上发挥着骨干作用。

  留苏岁月   学成回国 - 筱筱悠然 - 筱筱悠然的博客

   苏联教授和同学到车站送行(右1是本人)  

     留苏岁月   学成回国 - 筱筱悠然 - 筱筱悠然的博客
        苏联同学与赵锦和本人基辅车站留影

 这是我哥哥的回忆录《从济南出发》第五节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